Popcorn Season 想念爆米花

Sharing stories with my friends

我的日本情結

 
我有這麼喜歡日本嗎?
其實並沒有
我完全不是日本文化的崇拜者
日本這個國度
在我內心裡
其實是愛恨交加的
 
從小就一直想要寫一篇文章
來發洩一下我的日本仇恨
 
對於日本的記憶
其實是開始於爸爸的明信片
 
爸爸曾經到日本去工作一段時間
記得出發前
我們全家坐火車到台北玩了幾天
然後到機場送機
 
在回程高雄的火車裏
漫長的時間
媽媽沒有說過一句話
我第一次看到媽媽哭這麼久
心裡很難過
 
接著家裡開始接到爸爸一張張日本明信片
多愁善感的爸爸喜歡寫明信片寄回家報平安
 
奇怪的是
每次看到日本明信片
日本字+白色+設計花紋那種調調
就會出現一種嗅覺
那是一種很乾淨的太陽曬過的味道
不知道這種記憶是從哪裡來的
 
最好笑的是爸爸到日本百貨公司裡面買了
:水中踢足球 玩具
要給我和弟弟玩
 
他在明信片裡
三番兩次的提到水中踢足球有多麼好玩
他在日本苦悶的思鄉之夜裏
只能一直玩著"非常好玩"的水中踢足球
來打發他思念台灣家人的苦
 
我和媽媽每次看到爸爸的信
又在描述好玩的水中踢足球
臉上就不斷出現小丸子的三條斜線
 
那種玩具在台灣早就不稀奇了
只有我們家那個從來不逛街的爸爸
還三番兩次在明信片中保證
台灣絕對買不到這麼好玩的玩具
^_^!!!
 
印像最深刻的就是當爸爸終於回到台灣
非常得意的拿出那個
很好玩的水中踢足球玩具要送給我和弟弟各一個
我們都只能假裝很開心的玩一下
確實是很好玩啦
 
 
小學時候我的鄰居就是日本人
有一對和我年紀差不多的日本姐妹
和她們來台灣工作的父母就住在我家樓上
 
每天她們放學回家
我就會聽到她們向對講機說
:「阿ㄍㄟㄉㄟ!」
 
時常我遇到她們
 
雖然我們很想交朋友
但是因為她們是日本人
也只能跟她們乾瞪眼
 
有一次樓上有個老先生去世了
老先生的家人將他睡過的床丟到對面的田旁邊
種田的先生跟我媽說
這是要給垃圾車運走的
在還沒有運走之前
那一對日本姐妹花
可以來玩一玩這個床
 
果不其然第二天放學後
姊姊和妹妹就在田邊跳那個「死人彈簧床」
許多鄰居都在旁邊冷眼旁觀
她倆真是有點無辜
 
小學時代
最崇拜的老師是我的美術老師和師母
從小學二年級開始
我每星期六都會到蕭老師的畫室裏學美術
從小對於自己總是恨鐵不成鋼
雖然只有二年級
總是對於每週的主題有許多要表達的
但是我的手不能控制
表現不出來我腦中想要表達的
這一點痛苦只有蕭老師和師母可以了解
我媽卻以為我只是動作慢
不知道在摸什麼繪畫課總是要最後一個畫完?
 
所以我對於蕭老師和師母的知遇之恩
是可以想見的同盟心態
到了四年級
我的社會課終於碰上給師母敎了
那一段時間正好敎到對日抗戰
師母特好的口才
為我們解說我們英勇的國軍和八年抗戰
重要的是
日本人是多麼可惡
南京大屠殺等等的種種小故事
師母每每信手拈來
往往讓我們這些小朋友一起義憤填膺的
激發了無比的抗日愛國情結
更可惡的就是我們的先總統蔣公以德報怨
竟然讓日本人無條件投降後
什麼賠償都沒有要求
在我們小小的心中
這是全天下最不能忍受的委屈
 
當時我有一個很要好的同學
有一次我去她家玩時
跟她到她父親書房去
偷翻看他父親的一套百科全書
其中很多冊是南京大屠殺的照片
以當時的年紀來說
這些照片都是屬於限制級的
慘絕人寰的照片歷歷在目
我和同學的姐姐和弟弟一起偷看那些精裝本的書
然後大叫
日本人
你們把我們中國人當作是蒼蠅螞蟻般的屠殺
真是太可惡了
 
有一陣子流行日本暴走族
還有就是他們將貓人型化穿上人類的衣服拍照
我覺得日本人真是變態到極點
 
說也奇怪
我開始讓自己看不懂日本少女漫畫
雖然已經翻譯成中文
但是我看不懂那種語言的文法和邏輯
往往不知道女主角在感動什麼
只是把情節當作是太感動而語無倫次
語無倫次也有一種美感吧
 
高中時賴明珠翻譯的遇見百分之百的女孩
文字裡面那種無所謂的調調
讓我開始對村上春樹著迷
 
在無所謂的態度裏
很多細節都代表了很深的感情
你可以不著痕跡的在生活裏
活出你自己才知道的愛情
你吃的食物
你聽的音樂
你走的路
你習慣看東西的方式
沒有人知道你是在愛情裡刻意這樣做的
就在村上春樹的小說裏
他描述出來了
我們這種悶燒型的人
真的就是這樣變態的在折磨別人和折磨自己
 
所幸有一天
我那陽光少年型的弟弟問我
村上春樹的小說有什麼好看
還不都是在描述自私自利、不負責任的人的自我辯解
有什麼好驕傲的?
 
真是一語道破夢中人
偶爾弟弟也會有出現智慧型感言的一刻
 
就這句話
我開始尋找生命中的陽光
停止沉溺在那種變態的人生中吧
 
弟弟
在這裡真是要謝謝你
 
看到日劇他們的小學教室跟我們的竟然一樣
才知道其實日本文化
已經是深深植入在我們台灣人的生活裏的
環顧我四周圍的親朋好友 
只有我耍賴還不會說日文
 
大學時候喜歡買NON NO雜誌
其實我一個日本字都看不懂
但是心情不好時
就會到7-11買一本99元的NON NO
買了滿屋子的NON NO
代表我所有心情不好時花錢去發洩
 
大學畢業後要搬家回家
太多了搬不完
好幾箱NON NO都丟掉了
 
跟我的日文課本都一起丟掉了
不過日文課本是不小心丟掉的
 
我ㄧ共上了整整兩學期的日文課
日文考試往往都被排在期末考的最後一天
我的日文課本
就這樣都因為累積了一個星期臨時抱佛腳熬夜看書的沒睡覺
頭昏腦脹的就給留在期末考的教室裏
沒有帶回家
 
因為期末考完之後接著就是通霄去玩到沒日沒夜
所以
更無法讓自己在放假時間
還要回去學校的考試教室裏
只為了要找一本放在抽屜中忘記的日文課本嗎?
 
我就是沒有這麼勤奮
所以到現在五十音還背不起來
 
馬沙路先生很喜歡我跟他說
一搭搭一媽
 
到現在我還沒有那個覺悟要去把五十音背起來
馬沙路
我真的是對不起你
^^!!
 
Advertisements

4 comments on “我的日本情結

  1. 阿莎
    14/05/2006

    我想……
    馬沙路不會介意的
    呵呵……*__*

  2. Mark
    14/05/2006

    Pls forgive me
    I dut know why I am here
    However the music is so nice to att me arrive ur blogg~~
    ^^
     

  3. rachel
    04/06/2006

    寫的很棒優
    文壇才女
    加油

  4. JENNIFER
    12/06/2006

    謝謝鼓勵
    有各位的鼓勵
    我會更加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14/05/2006 by in Life 生活紀事.

about.me

Flickr 相片

upload

#老闆

upload

Too delicious #yammy

更多相片

在 Twitter 上追蹤我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