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corn Season 想念爆米花

Sharing stories with my friends

「酗」

在莫內喝咖啡
遙遠的思念是一種習慣
……
刺眼的碎裂光線
從層層樹叢中滲透進來
黑褐色的細莖支撐所有的綠

一夥夥紅肚蟲在耀眼中聚集著
像是緊急大事正在發生
紅肚蟲聚成一個一個米字型
彷彿是商談對策的標準隊形

我望著窗玻璃的這等景象
和一杯咖啡一張桌子
冷掉的咖啡捨不得喝完

遙遠的思念
變成一種稱做「酗」的那回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03/11/2009 by in Life 生活紀事.
%d 位部落客按了讚: